靈商是教育探索的新課題

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到駭客任務(Matrix),好萊塢在大螢幕上預言了機器的崛起。 智能機器將能服務人類三餐或代駕出行。 它們可通過掃描瞭解人類的心智狀態。而現在事實逐漸跳出了科幻小說, 自動化機械已經超出了工廠裝配線,因為電腦可診斷疾病,提供法律顧問,並作出財務和政策決定,那麼, 如果人工智慧真的更快,更智能,更可靠,那我們人類留下來有什麼用呢?

答案正是這個使人類效率低下的因素,那就是心靈。但是,這實不該被視為弱點,而該是人類最強的護甲。 這是該被強化的人類特質,因為據研究表示,當世界越來越自動化,機械化和數位化,我們正在失去能定義為人類的特質,就在這個最需要它的世紀裡!

我們的心靈是電腦難以效仿的東西。 我們該慶倖這使我們能超越最聰明的機器之處。 雖然未來可能不斷需要許多能為建設數位化世界服務的人,但最後的驕子將會是那些能夠將科技與心靈結合在一起的人身上。

衰落到令人擔憂的心靈世界,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人類並沒有充分開發這一潛力。微軟首席執行官Satya Nadella今年在達沃斯表示,在AI和機器學習充斥的年代,為人的價值觀,如常識和同情,將是稀缺的。密西根大學Sara Konrath的一個研究發現:年輕人的同情心變得比以往任何年代都低,美國大學生的同情心下降了48%,能體會他人的觀點的能力下降了34%。

數字顯示,正是如此,當我們與其他人交往的能力,可以使自己與電腦有所區別時,我們卻任性的讓心靈世界萎縮。可以簡單地說是停止了人性的交流。從日常生活中的廣告短信,虛擬人物,套路的對白,都只是大量生產的結果。

大約87%的零零後承認,無法跟上與人的對話交流,因為他們常被手機分心。具諷刺意味的是,在一個越來越聯網的世界中,我們作為一個人,過去的簡單生活,有個家庭聊天,有個社交聚會,卻正在變得越來越遙不可及。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家庭一起吃飯越來越少,而51%的青少年寧願通過手機交流,而不願意面對面的聊天。而18-24歲的男性中有43%表示,發短信跟透過手機與女友對話一樣有意義。

所以在人類應該提高靈商(Spiritual Quality),變得更加有心靈的時候,實際上人類的靈魂卻沈淪了。我們已經變成了情感遲鈍,這可是一個需要解決的重大課題。麻省理工學院是理解學生情感智力及其技術技能的重要性的少數機構之一。即將成為世界頂尖的技術專家的本科生,可以參加一個長期舌頭運動的“魅力學程”,在面對面的的工坊學習中,瞭解如何跟人聊天,眼神接觸的面對面談事,到如何處理不好的訊息。

麻省理工學院已經進入了一個非常寶貴的未來探索,意識到需要在學生的教育中,填補這一關鍵的落差。但當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時,可能這已經太晚了。人類需要在整個教育系統中,建立同情體驗,創造共構環境,重視以往被標注為“軟”的附加價值。

在許多方面,這是一個歷史問題。我們的教育制度仍然植根於工業時代的價值觀。所謂的3 Rs: 閱讀,寫作和算術,許多考試 及學習目標,是 為學生準備未來工廠和文書工作,集中在所謂的“硬”技能上,犧牲創造力,想像力或情感處理智力。雖然教育系統通過外語,文學和藝術等主題來豐富靈魂,但這總不被視為至關重要的課程。由於沒有發展彈性思維,想像力(與移情相關),創造力與欣賞力等靈商類的學習,許多國家課程都在教育過去,而不是如何面對快速變化和未知的未來。

與心靈相關的學習,必需成為我們家庭,學校和工作場所的核心價值。需要嵌入到社會各個層面。這不是一個容易的任務。這也不是營養學分,而是未來人類的生存技能,因為將至關重要的技術,交給情感上有文化水準的人手中,將會得到更好的應用。為了提供具有高水準心靈素養的未來一代,我們需要將心靈培養制度化 – 將其系統化,使其成為我們在工作和學校學習的基礎的一部分,這是繼智商、情商之後,以靈商為主的教育發展,而藝術欣賞是個入門的起點。

麻省理工學院不是唯一一個已覺醒的教學機構:SAP現在對他們的銷售團隊有一個“同情心”計畫,Facebook擁有一個Empathy實驗室,J&J有一個新的業務方向,同情心就是它的核心。王路易教授也在北京創辦國際學塾,以藝術教育探索靈商成長。 從這些舉措認識到,社會正在發生的根本轉變,以及為即將到來的變化作好準備。

這是科幻片的老梗,隨著人類的進步,機械人變得更加像人,直到幾乎無法跟人類分出真假,但在靈魂的尋找中,卻一直為自我心智成長而努力。 因此,在現實世界中,AI的進步已經導致人類社會日益機械化,數位化和電腦化。 我們一直以為機器的吸引力,是他們會效仿人類的一切動作,以便取代人類的一切勞役。 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切發展,可能會背道而馳,走向另一個方向。

在這廿一世紀裡,將是新的靈性革命年代,我們正在為世界的平衡發展而努力中,而舊時代的宗教觀,在現在看來早已不合時宜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