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真實世界中的潛在能量

儘管以數字化的處理媒體內容,或文件報表有很多便利性,但我們畢竟仍活在現實世界中。當您回顧歷史中任何令人印象深刻的事物時,您可能想再度碰碰摸摸回味一下當時的感覺。作為一個正常人類,我們是用手指觸摸東西,從耳朵裡聽到消息,透過眼睛看事物,所有這些都是那麼美美存在的“肉體裝置”。

然而在現今日常生活中 ,越來越多的比例是透過數位形式,但這些體驗的互動過程實際上都不發生在數字世界裡,而是在一個非常“高解析的”自然世界中,且這些互動體驗過程正在日益簡化中,還企圖要直接移到數位化的虛擬世界。

實際上,如果你看一下從電腦到新媒體,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創新發展,那些進化就是從努力模擬人類的應用體驗開始,不斷改良與創造新媒體。然而,這些早期的進步許多都存在嚴重的局限性,因此為了更好的編輯檔、音樂及影像內容等,開發了以數位元方式創作,編輯和整理這些資訊的技術。也就是現在多媒體形成的開始。

雖然看起來很奇怪,甚至可能有點愚蠢,但隨著我們的世界變得越來越數位化,可能得回頭想一想才能真正注意到。同樣值得期望的,並非所有技術驅動的夢想都得指向數位元化或人工智慧化。隨著技術的進步,從邏輯上講,它實際上應該可以讓人類生活更輕鬆、更建康,現實世界更加美好才對。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們已經看到了多樣化的數位內容以及數位化世界提供的資訊便利性,病造成巨大文化內容的改變。然而,現在,我們得開始發現數位技術在真實生活體驗上的限制性了,可以去說說那些即使為各種線下體驗添加再多頻寬也無法達到的真實感的享受。

沿著這條文明發展思路,許多人也注意到了,或者更確切地說是錯過了,人類天生存在的那種社會互動,是大自然演化的一部分。也許探索陳舊與發現如何模擬真實世界是一樣重要,能為現今過度數位化世界,提供逐漸消逝的某種親身體驗的人類感知。

譬如膠片攝影與暗房術的老攝影體驗,在過去幾年中,Z世代的青少年和千禧一代中的人已對這這老技術感到興趣了。作為一個年齡足以擁有許多原創膠片的人,應該能夠理解並欣賞膠片攝影創作的魅力。然而,經過幾十年的數位衝擊,很容易忘記手中膠片上的圖像品質,能那麼的藝術。當有機會親身體驗那些美麗的圖像檔案時,您將立刻享受這一刻的時光。

印刷書籍也出現了轉機。多年來對印刷品死亡的預測不斷,現在卻有消息稱電子書閱讀器和電子書的銷售量正在下滑,而實體書籍又開始出現增長了。不可否認,這種調研可能得再全面些,但是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想要享受實體書籍閱讀所能提供的感覺,這種現象就非常有趣了。

當然,人們使用數位設備中的觸摸感覺和體驗方面,仍然具有龐大的市場誘因。手機在手中的感覺,鍵盤敲打的聲音等,在當下消費觀中,一切都很重要。但線上上與線下體驗技術的開發中,卻高度依賴於某種類型的輸入裝置,基於人類感知的回饋,並改善這種輸入裝置所能提供的體驗, 就算一切人機介面的改進,倒還真不如一些較真實的互動體驗。

音樂家總是沉迷於特定樂器的感覺和觸覺,隨著數位設備成為這個時代的常用樂器,其可以提供的觸覺體驗與品質標準,永遠是個因人而異的問題。如在樂器的模擬中,過去幾年應用在音樂創作的資料編整,是企圖模擬基於旋鈕與弦的物理作用所形成的幻化變音,但在一些有經驗的吉他老手上,這只是幾根手指的小遊戲而已。

當然,除了設備外,還有個人的互動經驗,要如何更真實的回歸到整個數位類比體系中的問題,也是大傷碼農腦細胞的事。或許人們該開始有興趣去減少一下沉迷於純粹的數位化互動的時間,並更加關注所有年齡段的人們之間真實的人際互動。

顯然,無論是多有趣或多懷舊,人類不會再回到一個純類比機械的時代,但隨著數位元化和人工智慧的不斷發展,技術產品的發展,還是會基於人類真實社會的體驗而不斷模仿以創造價值,沒有手機也就不會有手機殼的出現,更不會有懶人架。而這些特殊需求和價值只來自於真實世界的互動,這是人類主導文明發展的最大特權。那為何要透過機器而不直接從真實體驗中探索個體生存的潛力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