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觀

人類世界在第一次工業革命後,兩百多年來成果是有,副作用也不少。現代生活型態讓人過度依賴都市機能,每個人在熟悉的文化環境成長,透過各種媒體認識整個世界,建立起價值觀體系,不由得覺得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長大後才發現不過是個燃料或電池而已,為了驅動一部巨大的機器而活著,食物、水、土地,還有空氣,生存必需的東西都上了貨架,成了市場上的商品。至於菜是怎麼長出來的,植物的果實能不能吃,河裡有沒有能喝的水,土地能否建造起宜居的家園,這些原本大自然給人類生存的禮物,全成了交易的遊戲。在這埸遊戲中,新生一代通過制式教育成長,吸收傳媒中反覆放送的速食文化,像試劑一樣考驗觀眾的情商,

譬如民主自由的口號,就像是那種神功附體的口號一般,可以驅使無知成武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為什麼一定要放在對立的平台上,弄得思想的天空雞飛狗跳?渺小都市蟲子,生活只要聰明到能做好手中的事就行了,每天遵循著同樣的軌跡,在枯燥無味的節奏中掙扎, 每個靈魂都在這場遊戲中逐漸凋零,最終都將成了僵屍或機器人 ……。

這好像是廿世紀末,現代文明病普遍的原因,許多抱怨但又掙脫不了,直到有一天發現健康拉了警報,老得無法動了,才想到好多夢想還沒實現,一生就在這裡劃上休止符,下一代取而代之,繼續這場遊戲。

人類所謂的文明進步,真的非得建構在這樣的宿命體系嗎?

有人說,這個地球是給大自然表演的舞臺,是人類違反了自然規律,建立機械性的世界觀,發明金融體系,建造巨大都市,啟動資源爭奪戰爭,戴上有色鏡片,披上這個叫文明的外皮,但當卸下這一切,萬物之靈的人類還能保有什麼呢?

走在街上無視那些渺小的事物,那些值得被訴說的故事,行為總是帶著原始人般的侵略性,而不是文明人該有的理智和慈悲,總有一天這種被稱為生命的感知能力將離開,身體會腐爛,財物成垃圾,文明只是一場為惡的殘夢史。

為了尋求短暫的物質享受,讓世界膨漲出許多虛幻泡沫,卻從未試圖審視自我的心靈修補,對美的感知僅止於物質表面,而不是來自心靈層面,有了愛瘋、豪宅、豪車,塑膠美之後真的很快樂嗎?人們之間的隔閡越來越深,以致於把從未見過的人當偶像,我們見證電視螢幕裡的偉大事蹟,卻在自己的生活中處處渺小,坐等別人改變世界,苛責他人,卻從未想過要先改變自己。當科技發達後,人類是機器的附屬品,還是使用者,如果能有一場另類的生活體驗,盒外思考,或許能讓一切明白,其實,人不需要十足馬力的大奔,或只會用到百分之十功能的昂貴手機,最快樂的人,可能是生活越簡單的人。

不能逃脫的數位化生活

二十一世紀將是個AI機器智能全面取代人力的時代,勞力與腦力都將自動化,那麼這個時代的人文該如何發展?或許,每個人都該有個充足的時間,翻出自己內心最深處的夢想,或許都能發現一切的努力,大家的夢想並非那麼天差地別,都是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要活得快樂。但是這快樂是什麼? 物欲的滿足嗎?還是心靈的感受?

數位科技讓訊息獲取方式有了革命性改變,給了全人類一次好好相互溝通的機會,不光是經濟搞投資,還有文化層面。在這全球化發展的趨勢、教育體系也到了非改變不可的時候,為下一代革新花些心血也是必須的,讓文明發展步上正能量的軌道。譬如說關懷生態的健康發展,永續性的生態,不光是宇宙大自然,還有人類自身的小宇宙!

大自然在工業化、城鎮化中逐漸消失,過去人類群聚都會是為了快速取得生活訊息、交換生產資料,然而數位科技為訊息流通提供了方便性, 現在無論生活在地球那個角落,只要能通上國際互聯網,只要認知圈寬容度高,戴寬高,訊息交換是沒問題的。

產業4.0

在未來人類的創意決定發展,人類與機械之不同的核心價值就在創意。如何與眾不同也在於創造力,然而這個被統稱為創意的東西又是什麼呢?

答案可能就在於你的靈魂如何延伸?創意、美學品味、想像力、直覺、靈感或是更高的超自然能力,都可在靈商研究中分析。過去說IQ有多高是說你的智商,而你的靈商就是你的靈魂品質,包括上述的 一些特質。最好的教育啟蒙方式,該是透過藝術或與大自然互動,在大自然的環境中,才是讓靈魂自由發展的理想空間,這是人類歷史演變的起源。

人類社會能擁有今天的一切並不是因為比其他動物更快或更強壯,而是靈魂強大,懂得腦力合作,中國的崛起會不會孕育出新的文明系統,還是也得重蹈帝國崩塌的覆轍?過去的殺戮與資源爭奪已夠多了,現在該學習快樂的心靈, 學習生態美學,與自然共和,進入人類生命共同體之前,先要建立共同人類認知圈,未來該是一個關心永續地球的時代,你可別錯過這場繼歐陸文藝復興後再度興起的靈性運動,帶動真正的需求,讓經濟成長不是依靠大量生產與消費,而世價值與保存。

文:王路易

i+ Media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