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l Cut】人生所見所聞的最終剪接

現在開車在大道上,為了怕被碰瓷,得在車上裝上一個行車記錄器;路上遇到有人莫名躺在道上,上前扶一把前,得先用手機錄影存證;商家店裡店外,街坊巷道,公寓小區,到處都是探頭,來來往往的一舉一動,全都被錄了下來,馬上谷歌眼鏡就要開賣了,自媒體時代,攝錄設備的普及,讓當代人生活在高曝光的環境中。

有這麼一部十年的老電影,叫「最後剪接」(Final Cut, 2004),又譯「迴光報告」,就是探討這種高曝光年代的故事。其設定在一個找不到根據的零時代裡,只要父母經濟許可,家家可為剛出生的寶寶裝一個記憶晶片,透過眼睛能將一生所看到的人事物,全都紀錄到這晶片中。

如果這個夢幻科技是真的,假設裝了這晶片的人,每天十六小時是清醒的,平均壽命是七十歲,那麼這個晶片就要紀錄將近四十多萬小時的高清視頻,紀錄著每一天的所見所聞。至於這麼大的影片資料庫,要怎麼處理啊?有甚麼用啊? 只為防詐防騙嗎?

在這電影中,裝個記憶晶片是個高大上的時尚之事,有身份地位的人,想在死後留個好墓誌銘,讓認識他的人都能往好處想,記得他,所以死後將這晶片中的視頻重新剪輯處理成一部紀錄片,在喪禮上放映,讓所有在世的親朋好友,都能一起追憶逝者過去精彩的人生。依這市場需求,殯葬業分出這麼一個專門處理這種影片的崗位,為客戶剪輯記憶晶片理的紀錄片,去蕪存菁,配上襯底音樂,包裝成一部感人深省,賺人熱淚的紀實電影。001

腦袋裡裝個行動紀錄器,隨時隨地錄下自己所見,從保護自己的角度來看,可隨實存證,不怕被別人敲詐,但是,從保護隱私的角度來看,私底下一些見不得光的事,也會被紀錄下來,此外,如果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對社會大眾有影響力,還會出現交換價值,這時,這段記憶可不可以買賣?

所以,做這行的剪輯師需要高專業度,即使看了許多客戶的隱私,大小秘密,也要守口如瓶。入行都得遵守行規,一是自己不得植入晶片,以免洩露客戶的隱私,二是不能販售這些記憶視頻片段。

本片的男一號亞倫(羅賓.威廉斯)就是幹這行活的,是業內有名的催情派剪輯師,專門把客戶晶片中出現的陰暗面剪掉,彰顯溫馨快樂且充滿正能量的情節,所以頗受好評。

某日,亞倫正在一場喪禮上放映新作,另一位自由派剪輯師前來索求他的一位大客戶的記憶晶片,原因是這位元已逝的大客戶,可能牽涉到一個醜聞,所以必需從他的記憶晶片中取影求證。但是,亞倫因專業條款而拒絕了。

事情沒這麼簡單就結束了,原來這大客戶就是這記憶晶片Eye Tech公司的創辦人,此時社會大眾興起反對記憶晶片的浪潮,到處是示威遊行,道德譴責這行業扭曲了社會價值,而亞倫手上這大客戶的晶片中的「 證據」,將有助於板倒這家巨頭企業。所以亞倫惹禍上身了,劇情於是進入了緊張的追逐戲中了。

理論上眼見為憑,是個判斷是非曲直的辦法,但是,這些視頻被剪輯後,可能就會呈現出另一種事實。當今社會,雖還沒有記憶晶片的出現,但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早在不知不覺中,被紀錄到不知何處的某個數字硬盤裡,你能申請這些影像所有權嗎?看了這部片子,或許就會有新的感觸喔!
#本文為記念一代靈魂派影星羅賓.威廉斯。他的另一部電影奇幻人生(Fish King)也個大媒體時代值得欣賞的佳作。

分享到: